附庸風雅-神話與現代

在看傳說神話時,我最喜歡希臘的普羅米修斯,他所代表的是人性的光輝,遠古時候由於人類沒有火,因此活動都在白天,夜晚大家都瑟縮在一起取暖,在古代人夜代表了死亡與地獄,然而這其間也蘊涵了一個二分法的概念,將白天可視領域與黑夜不可見領域區分成『天堂』與『地獄』、『神族』與『冥府』、『上帝』與『撒旦』,然而自從人類發現火的功用「夜晚」的定義隨著時代而不同。
我之所以喜歡普羅米修斯是因人在構想這一傳說時的概念,在遠古希臘眾神的統治者宙斯,會與人類女子交合,而生下神人的混種,神的領域是不准人進入,但是神所住的地方『神人混種』卻可以進入,普羅米修斯是宙斯與人間女子所生,宙斯規定不准將火交給人類,普羅米修斯看到人在黑夜的恐懼,於是將火交給了人類,如果以現代進化觀念說,是將已有的火種如何保存,能使灰燼再生火,傳說中宙斯為處罰普羅米修斯,將普羅米修斯綁在山壁,每日有一隻鷹飛來將其內臟啄食完畢,次日當普羅米修斯長出新的內臟,老鷹又會啄食,周而復始,然而普羅米修斯並無一絲後悔,這一傳說可以看出西方世界中的人性光明的一面,較諸美國由英國移民所發展的美式文明,所顯現的人性『自私』與『傲慢』是不可同日而語。

普羅米修斯

普羅米修斯

在古代「夜」所代表的是一個死亡的幽冥地界,無盡的黑暗,偶而一點光亮是官員在審判,這種深根種下的觀念,一部份是說明自然現象,一部份是對黑暗的恐懼而生,尤其在1980年代所拍出的國片,魔出現時都是黑暗無天無日;古語中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日入(沒)而息也有避開黑暗,不與魔作正面衝突的意思;日本稱地獄,魔國為「夜見之國」,中國稱為「夜台」,台的意思是審判者坐於上審判的意思。

新石器時代以後由於火的發現,開始了文明發展,開始了對「夜」間的運用,黃帝擊退蚩尤,的琢鹿之戰,使用指南車,合理推論應是夜間突襲,對夜的恐懼逐漸消退,中世紀以後「夜」雖然依舊神秘,但是恐懼卻日漸消退,於是興起人生苦短,何不「秉燭夜遊」的感觸,人們不再恐懼「夜魔」,但是在心理上有了「佛」與「魔」,在蒲松齡的聊齊中的蘭若寺的菩薩法力無邊,劍俠的超能力,善惡果報的輪迴。
兩晉開始有竹林七賢的「秉燭夜遊」(據考據似乎並無此一事實,然傳聞甚囂塵上),甚至當時人們召妓都在晚上,妓女也就稱為「夜渡娘」。
中國「唐」之盛世開始有樂府,之後有「宋」詞,再後有「元」曲,「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是詩人觸景傷情的寫照;「牛衣對泣」「夜闌不點燈,相對如夢寐」是亂世窮苦人家的夜,過一天彷若隔世;「釵襪步香階」是李後主與情人偷情的夜;更有「醉裏挑燈看劍」的豪俠襟懷。
直到近代電的發現,電燈、電視相繼問世,夜在現代人的思想裏不再神秘,7-11的24小時營業,有線電視不停的播放,夜不再是那種神秘詩意,而是與白日合併為一體,現代人不再有「更漏將殘」,不必秉燭夜遊,只要有錢有閒隨時可以徹夜「挑燈夜戰」,演藝人員劉雪華的先生更為劉雪華寫出「今夜無妳無局,洗不出牌聲如雨,今夜的牌燈下,只映照想念,想念一朵在燈下,永不凋謝的玫瑰。」,古代黃沙滾滾的戰場體現在現代的麻將桌上,上海百樂門賭場的風華,拉斯維加斯的徹夜賭場,代替了舊日的「秦淮風月」,現代水泥叢林的「聲色犬馬」之夜。渾像卸盡面紗的女郎,萬種風情。
現代電影業工業更將各式各樣的人生寫盡,有人追劇,有人追星,可是我總想像「存在主義」的旗手「沙特」一樣問:「對於一個在阿富汗即將要餓死的孩子來說,現代電影工業的意義在哪裡?文學的意義在哪裡?」。(王實之)

歡迎您對本篇報導發表回應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