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歐俄的競合關係–王實之

<<國際暸望>>

很多人讀報都希望每日看到很驚聳的獨家,但是看筆者的文章可能會非常失望,因為筆者沒有內線,筆者只是由這個社會正在發生的事,透過歷史發展的軌跡,來看其未來的發展。
2018年7月16日有兩個重要的會議在開,一是在北京舉行第二十次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暨第13屆中歐企業家圓桌會。二是在芬蘭的赫爾辛基的『雙普會』。三是習近平召開中國大陸外交部門的講習訓練會議。
為什麼會有這三個會議,這與地緣及貿易戰息息相關,想在討論這個問題前,必須要將地緣及二戰後局勢發展逐一釐清,才能知道為什麼如此做?其必要性?
美國學者「布里辛斯基」預判中國到2020年會成為區域主導大國,在亞太區域擁有一個勢力範圍,受到這個區域內一些國家的敬服,2020年之前尚不可能成為在各個主要領域都富有競爭力的大國。這個主題下布里辛斯基得出一個結論:『中國不必高估自己的競爭力與影響力』。
因此美國所有政界菁英及智庫都在想如何將中國侷限在亞洲,必須在其未崛起前就將其打垮,就像日本在70年代發展到極致時,美國在紐約廣場飯店,逼迫日本簽下廣場協議,讓日本失落十年,這是美國國家政策,維持獨霸天下的心態。這個主題布里辛斯基也得出一個結論:『美國是否要採取遏制中國的政策,是值得探討的,因為這個結論可能是錯誤的。』
先看「美歐」與俄羅斯的關係
川普在2016年競選前,史提芬‧班農就在美國國家戰略設計上,做下『聯俄制中』的策略,可是很不幸因為民主政治『選舉』所造成的後遺使得這個政策要貫穿很難,這裡面有幾個原因:
1是自雷根總統起,所確立的『假想敵』就是『前蘇聯』,前蘇聯解體後,現在繼受的『俄羅斯』,這個國際社會狀態在民間的想法早已根深蒂固。
2美國將美國的民主價值列為國家首要利益,因此對世界各國的支援與交往都是以此為基點出發點,因此他國干預美國的選舉,在美國人是很難接受與妥協,但是美國干涉他國選舉,則往往自認為是正義,造成一個名詞兩種釋義,陷於「精神分裂」(所有繼受美國民主的國家都有這種精分狀態,台灣尤其嚴重)。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當「歐巴馬」喊出「通俄門」與「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大選,這對美國國家驕傲的制度,是一大打擊,所有政治與外交菁英都開始注意川普對俄羅斯的交往,這也就使得『聯俄制中』這個策略難以實現。
3「美歐」在二戰,因馬歇爾的「歐洲復興計畫」,與「邱吉爾」的『鐵幕』一詞,使得二戰繼續在全世界上演,美國與歐洲在這個新的世界秩序裡,成了『死當』兄弟。
這裡面有兩個組織對立組織『歐盟』(政經組織)與『北大西洋公約』(軍事組織)對上『東歐經濟體』(政經組織)與『華沙公約』(軍事組織)。後雷根總統對前蘇聯發起的冷戰,主要是以北大西洋公約國的「軍事安全」為主要著眼,在前蘇聯解體後,在1911年北約成立了『北約國家』與『夥伴國家』,1993年北約介入巴爾幹半島上的衝突,其目的即在針對『南歐』的南斯拉夫,乘著蘇聯解體,南斯拉夫領導人狄托死亡北約的介入『科索沃』紛爭,2008年以後在北約主導下科索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又多一小國,二戰後因獨立致使全世界有140多個國家。1999年加入捷克、匈牙利、波蘭,2002年加入了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2009年加入阿爾巴尼亞、克羅埃西亞。美國想建立一個像「羅馬」一樣的世界霸權。

 

第一次在亞洲,想由亞洲進入世界島,卻鎩羽而歸,於是轉而由歐洲與中東著手,中東因回教與猶太教的意識型態使得美國在此區內深陷泥淖,難以進入世界島核心,可是與歐洲因文化與制度有著相同性,遂使美國想要由歐洲進入世界島是較順的,以俄羅斯為假想敵,是整個歐盟長期政策,前蘇聯解體後,烏克蘭想要加入北約時,就產生了一個地緣問題,就是北約的『軍事安全』擴張究竟到什麼地方為止境?俄羅斯的忍受程度會到哪個地方?當烏克蘭要求加入北約時,這個衝突點已到臨界,俄羅斯在『克里米亞』半島公投後,接受克里米亞為俄羅斯領土,美國在聯合國發動制裁,使得俄羅斯經濟發展受到限制。近幾年因為國際制裁,美國抓著好不容易建立的世界性的制裁,一直控制俄羅斯只是地區性強權,(這也就給了台灣的蔡英文及台獨份子一個希望,希望藉著台海局勢,對「台灣獨立」起了絕對作用)。俄羅斯這些年的經濟成長一直在0.4%~0.5%,因此美俄關係的緩解,對『普丁』就十分重要,然而這個美俄關係緩解對「美國」並非首要解決的問題,基於美國的選舉制度『普丁』最好的發展可能是在2020年後的美國大選,如果「川普」選上,川普無連任壓力,美俄之間的緩解將是可能的。

其次再看美國與歐洲所存在的問題

歐洲是西方工業明發?之所在,美國的霸權也是源於此,這個西方文明朝著兩個方向發展就是「工業革命」與「民主政治」,很多學者對這個發展都有誤解,「湯恩比」認為只要是「透過選舉方式」產生「上層結構」的變遷,就是「民主政治」,以中國言現在的政治組織,總書記一職也是透過選舉機制產生的,在這一定義,與民主政治並無不同。
1945年後歐洲是殘破的,美國的馬歇爾所『歐洲復興計畫』,歐洲很快的復興,這個時候歐洲開始有一個想法,就是透過『經濟整合』達成『政治整合』由這一概念就發展出『歐洲經濟體』(也就是歐盟)與『北大西洋公約』,看起來歐洲是蠻風光的,可是從一開始英國就不想加入歐盟,這之間英國與法國還發生了『綿羊肉戰爭』,最後英國還是透過『公投』達成『脫歐』,在『脫歐』談判過程中英國又發現,英國經濟與歐洲整個陸地國家又息息相關無法分割。
歐盟仍有一些問題要解決:
1就是前蘇聯解體後,『北約』的迅速東擴,目前『南歐』美國主導的北約國在『科索沃』一戰後,北約已澈底控制了南歐,北約軍事安全在美國主導下,究竟要擴到什麼地方,才是美國的終極『地境線』,那個俄羅斯退守的『地境線』在哪裡?也就是這個『歷史偽形』的國家,最終忍受的極限。(歷史偽形日後再詳述)
2俄羅斯的普丁也想恢復前蘇聯的舊日榮光,在『上海合作組織』外又創立了『歐亞經濟體』積極的西擴,這個『歐亞經濟體』成敗,倚賴著『上海合作組織』的支撐,俄羅斯的經濟依賴中國支撐,已是非常明確的,依照斯派克曼理論,半月形的周邊地帶享有經濟、人口優勢,可是美國想進入世界島,須要向心臟地帶作幅射式用兵,韓戰與越戰就已證明已非美國所能負擔,有人在猜測在歐亞大陸是否會有一個新『巴爾幹』出現,目前看來是不太可能出現,因為核武大國都深知避開正面衝突。
3美國與歐洲也有一些衝突,美國與歐洲的經濟衝突從1823年的貿易戰就已存在,歐盟組成後,發行『歐元』,『歐元』與『美元』的幣值,一直是核心,昨日(7月21日),川普就指責歐盟與大陸操控幣值,以賺取美國的錢。這個幣值問題已成貿易戰的手腕之一。
4歐盟與美國的關係,在國際上歐盟希望與美國維持『平等關係』,與俄羅斯則是『和平關係』,可是事實上在『北大西洋公約』,美國仍是武力最強,駐軍最多的國家,「美、俄」的對峙導致「歐、俄」的和平可能性趨於『零』,在追求和平下歐盟希望能與美國是平等關係。

 

這又涉及美國國家政策,美國要一個什麼樣的「歐、美」關係。雖然美國希望是逼個平等關係,有足夠能力與美國一同承擔世界領導責任,可是實際操作上卻是一個『不平等聯盟』,川普這次的訪問英國,有25萬人的遊行反川普,美國與歐洲的分道揚鑣,可能會在川普任內實現,美國強勢主導北約的軍事,其實就已注定了「美、歐」關係未來的發展。
總結美歐關係:歐盟對美國是「愛恨交織」,歐盟本身的維持已是困難重重,遠的不說,就「難民政策」,就已使『梅克爾』在德國選舉中崩盤,『新民粹主義』抬頭也使歐盟困難重重,更何況美國在歐盟的情治工作(監聽所有國家元首),也使歐盟與美國無法維持一個『平等關係』,美國也沒有把『伊核問題』『伊拉克問題』的分岐看作是『平等伙伴關係』,尤其川普在『伊核問題』上,看成是『歐盟』各大國不服從美國的領導。

再看中、歐關係

中國在7月16日的這兩個會議,都是在中美利益衝突後的重大會議,中國想將市場與歐洲結合,中國有極大的內銷市場,儘管中國想與歐洲聯手在經濟戰中能有勝算,可是事實上中歐經濟交流是在萎縮的,以歐洲在中國的投資,從2014年的130億美元,到2017年只剩下70億美元,儘管中國打著『保護貿易自由』抵制『貿易保護主義』與『單邊主義』旗幟,這雖是一個正確方向,可是這個減少也正是因中國的『市場準入措施』等等因素使得歐盟投資中國逐年減少。筆者曾訪重慶,重慶是『渝新歐鐵路』的啟點,可是發現這條鐵路,原來是要針對「一帶一路」共存共榮的,可是事實上通過這一條鐵路運輸,中國輸往歐洲、中亞的貨物很多,而歐洲、中亞輸往中國的貨物卻並不多。「一帶一路」的「共存共榮」實踐存在著巨大的障礙。
中國在美國的貿易戰雖然美國用關稅手段讓中國貨無法進入,而中國解決這一市場問題是在『一帶一路』的發展,而『一帶一路』所經過的國家有近70個,中國必須要有確定的外交政策,因此習先生召開中國外交人員的會議是有必要的。
美國針對『帶路』,由日本提出了『印太戰略』想要拉攏『印度』進入這個戰略圈,然而印度因社會制度『種性制度』與巨大的『貧富差距』會使印度在很長的時間都無法趕上中國大陸,終究這一戰略實踐也困難重重。
我們可以這樣看,7月16日開始,美、中貿易戰,已經從『經貿』轉向了『外交戰場』,美、中互挖牆角,但都很難達成各自目標,歐盟並不會因川普對英國與德國的放砲,而與北京站在一起(他們期待2020或至遲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後,美歐這一貿易關係就會改善),美俄關係要緩解也很難實現,或說2020年川普的第二任開始美俄關係的緩解才有可能起步,美、中貿易戰仍會持續,而2020將是一關鍵期,這也是加拿大、墨西哥、歐盟對美國的報復清單都是放在美國的農業州,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的,不可否認貿易戰對中國是有時間壓力的,從很多跡象看中國已開始縝密布局,而中國更有一個『中國製造』的成為『科技大國』的夢,更是有時間壓力。(全文完)

歡迎您對本篇報導發表回應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