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恐怖主義(中)

我們在近代史看來,恐怖主義確實有效,一般人認為恐怖主義是『弱者』的武器,這情形在中東更是一個明顯例證。但是諾姆‧杭士基卻認為恐怖主義是『強者』的武器,因為在實施恐怖攻擊時,強者在暴力手段上可以做的選擇更多,例如在巴基斯坦與阿富汗使用無人機的攻擊,造成平民的死亡,諾姆‧杭士基認為《與其他暴力手段一樣,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恐怖主義』都是強者的武器。
恐怖主義被稱作弱者的武器是因為強者同時控制著『言論』,他們的恐怖行徑也就可以變成正義的行為。這是普遍情況。我幾乎想不出歷史上有任何反例,甚至十惡不赦的劊子手也這麼看。比如說:納粹認為他們沒有在歐洲佔領地實行恐怖主義。他們是保護當地居民免受游擊隊的恐怖襲擊。正如其它佔領地的抵抗運動,則被稱為恐怖主義,納粹是在反恐怖。》強勢的言論,合理化了納粹行為,杭士基教授這段話中,有一些是非常吊詭的,強者因為同時控制了『言論與媒體』,於是就將反恐對『無辜平民的殺戮』一變成為『合法的行為』,這就像《蔡○萍》先生在節目中曾播放一部影片「看不見的戰爭」,這部影片細數美國的戰爭暴行,他無力指責,不說出『夠了,別再犧牲無辜人們』。但是在美國遭到恐怖攻擊時卻站出來說『夠了,別再犧牲無辜人們』,那麼人心中那一把正義的尺應放在那裡呢?
不正也標識著強者同時控制著媒體,藉著媒體大量的播送,因為911的被攻擊造成死亡傷害,所以我們在認知上,認為對恐怖分子攻擊屠村行為與平民死亡,的恐怖行為就不是恐怖主義,其實這二者本質上是一樣的。
美國大學中研究恐怖主義的著名學者《布魯斯‧霍夫曼》,曾將恐怖主義與犯罪做出一些區分,他認為恐怖主義的內涵有下列特徵:1、這類行為多少帶有政治目的或動機。2、這類行為多半會訴諸暴力,因為政治協商無法解決,或者會揚言訴諸暴力。或者承認某些暴力是其所作。3、在實施時總希望有深遠的心理影響。4、有不被他人所知的單獨的秘密的組織,以進行有系統的破壞或暴力行動。(如蓋達組織)。5、這類組織通常隸屬於《亞國家組織》。
《美國國家司法研究所》將恐怖主義加以分類為下列六種型態:
1、內亂型:通常美國在其他國家會運用,學術理論是「梭而·大衛·阿林斯基」(Saul David Alinsky)的「叛亂手冊」,基本上我們應將美國在敘利亞所策動的反動組織視為恐怖主義的一種。美國政府有二個人最擅於操作《阿林斯基》理論的人,一個是《歐巴馬》,一個是《希拉蕊》。中東的『顏色革命』『茉莉花運動』(2010年北非的突尼西亞革命運動)、2011年的『埃及革命』、2005年的『烏克蘭的橙色革命』,這些都是美國人策動的運動。
2、以政治為目的而實施的政治恐怖主義,例如《巴勒斯坦》為追求獨立對以色列所作的恐怖攻擊。當然這有二種情形一種是對國外所實施的(反叛組織),一種是對內所實施的(內部恐慌與暴力犯罪,例如日本真理教所實施的毒氣事件),採取的是革命的手段。
3、非政治為目的的恐怖活動,其目的為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
4、類恐怖主義的行為,這類行為通常是缺乏政治目的,例如:陳進興脅持南非大使館武官卓懋祺(McGill Alexander)。
5有限政治恐怖主義:並不採取革命手段奪取政權,而是以一種意識型態的鬥爭去奪取政權。
6、國家恐怖主義:以恐怖手段進行國家統治,就好像利比亞的格達費統治一樣。當然以國家力量對他國所進行的類似手段,取得他國資源,對他國政治組織結構進行改造。(王實之)

歡迎您對本篇報導發表回應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