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恐怖主義(上)

曾經因為恐怖活動,在美國用電鍋炸彈,造成很多人死傷,蔡○萍先生寫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夠了,別再犧牲無辜人們』,蔡先生的文章固然感人,我本想問,蔡先生是否知道當美國在阿富汗用兵,使用無人機炸死多少無辜人們,那些無辜的人難道就該死嗎?有人為他們申冤嗎?二次波灣戰爭前,美國在伊拉克的水源下毒,毒死很多(數千以上)兒童,世界有多少人同情呢?美國在二次波灣戰爭中殺死的人80%是平民又有多少人為他們寫像蔡○萍的文章,仇恨就像種子一樣,在越戰肆意使用橙劑,造成多少平民罹癌,直到今天仍然如此,韓戰也是如此,當美國受到如此對待時,有多少人去為那些美國軍人所造的傷害去做撫平的工作。蔡○萍的評論並沒有站在『公平正義』的立場去解讀這個社會現象,這就是為什麼中東地區在《美國》與《以色列》的戰爭作為下,恐怖組織一波去了,一波又起的原因。
正因如此我才想寫一些關於恐怖主義的深入討論文字,先說一下語源:
《恐怖》一詞,英語是《Terror》,這個名詞在心理學用語上就是《懼怕》的意思,在公元前105年,《terror cimbricus》這個名詞是形容緊急狀態和忙亂的狀況在人心中所產生的影響,一直到法國大革命後,雅各賓派實施「恐怖統治」,雅各賓派的統治失敗後,『恐怖主義』『恐怖份子』就成了一個含義不好的名詞。
現代『恐怖主義』的定義是什麼內涵?2004年11月聯合國秘書長對恐怖主義的形容如下:「意圖向平民或非戰鬥人民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以達到恫赫人民或脅迫政府實行或取消某些行動」,但是諾姆‧杭士基他引用《美國軍事辭典》中的對恐怖主義的定義如下:《故意使用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以策動恐懼,試圖強迫或恐嚇政府或社會以追求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目標。》。『故意』使用『暴力』或『威脅』的是誰?在這個定義中並沒有指出是誰,因此他可能是國家機器(如美國或者是蓋達組織、ISIS伊斯蘭國),也可能是個人(如美國校園槍擊案),如果就《二次波灣戰爭前美國在伊拉克水源下毒,造成無數嬰兒因飲水及間接造成的奶水有毒而死亡》,在《阿富汗的屠村行為》,《使用無人機獵殺恐怖份子,造成更多平民死亡》,不正是以『故意使用暴力或威脅使用暴力以策動恐懼』來達成『強迫或恐嚇政府或社會以追求政治、宗教或意識形態目標』。美國軍人的行為完全符合他自己的『恐怖份子』的定義。
如果以聯合國秘書長的定義檢驗前述美國的行為,在水中下毒及無人機轟炸行為不正是『意圖向平民或非戰鬥人民死亡或嚴重身體傷害』,他的企圖不正是『達到恫赫人民或脅迫政府實行或取消某些行動』。美國軍人的行為也完全符合『恐怖份子』的定義。
然而恐怖主義的定義一直《不確定》,理由是各國因其政治需求對『恐怖主義』定義遂產生不同,聯合國也企圖定義,但是在往往在民族解放與民族自決所引起的類似手段時,定義就會因解釋而有不同,因此最後也無法取得共識,訂立一個具法律約束力的「恐怖主義」定義。(王實之)

歡迎您對本篇報導發表回應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