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研究~戰火洗禮下的以色列(下)

在這一區域中無一國能長久親西方,僅敘利亞一直與蘇俄打交道,其在戰略考慮上較與蘇聯能趨一致,美國因在中東有戰略物資與利益,希望中東有以色列來平衡中東局勢,運用以色列來造成中東阿拉伯國家的分散,攫取經濟利益。美國總統「歐巴馬」要求以色列退回1967年界線,是因其第二次波灣戰爭及阿富汗戰爭使得美國經濟產生極大問題,不願再負擔更大責任,況伊朗擁核已無法遏制,所以要求以色列退回1967年界限。(所以川普的對中國貿易戰是虛張聲勢)
以色列的情報體系與德國很相近,有傳說認為德國情報體系「不對外通婚」以維持其組織的純淨,以色列亦如此對外通婚雖不禁止,但是傳統上少對外通婚,工作執行很有效率。
以色列另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是軍事體系,並無單獨的海、空軍編制,例如海軍司令部、空軍司令部的組織,以色列空軍與海軍都是由陸軍管轄。其他有一些準軍事單位例如:不可少的《邊界警察》或是《內政安全局(頗似美國國土安全部門)》,國防軍其前身為《英》管時期的游擊組織或稱地下組織。以色列國防軍是世界預算最高的軍事組織,近海防禦依賴Saar級飛彈快艇,臺灣的飛彈快艇上的雄蜂飛彈技術亦源自以色列的移轉,其空軍裝備完全依美式,不輸美軍空軍。一般據信以色列具有核武能力,以色列有一座”內蓋夫核能研究中心”,數量雖有爭議但是應在100枚以上核武器,阿拉伯國家更有指出在400枚以上,有中程彈道飛彈「耶利哥」一至三型,射程估計達於7800公里,潛艦多為傳統動力「海豚」級配有以色列自製的中程巡弋飛彈,據信可裝載核彈頭。
這裡要談一下國軍的兵役改革,從編制上看以色列陸軍無《師》的編制,設《指揮部》多為《旅》,作戰調度極快速,由於兵源素質高,所以在「運動戰」及「機械化作戰」中能取得優勢。國軍「精實計劃」有些模仿以色列,國軍取消了『師』的編制,,但是卻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兵源」與「役期」的問題,加以現在推行的「幕兵制」,無法有足夠的兵源,模仿的四不像,其間第一個問題是:小部隊有戰力是因長期生活在一起有「袍澤感情」,能「通力合作」,國軍現在因實施「幕兵制」,役期又縮短為11個月,這種「袍澤感情」與「通力合作」是難以達成的。第二個問題是役期過短,裝備熟悉、人員素質問題,以作者對六日戰爭及贖罪日戰爭的觀察,在戰場上以色列的士兵在被擊毀的戰車中能迅速拆下有用裝備加以組合運用的能力,充分顯示以色列的兵源素質,試問我國國軍素質能否達成?中國大陸的陸軍可能也無法達成。
以色列的計劃與執行力是非常令人佩服的,1976年因一架以色列民航機被恐怖份子挾持,以色列突擊《恩德比機場》成功解救人質,計畫之周密可見一般,之後以色列製烏茲衝鋒槍,及閃光震撼彈,遂成各國反恐部隊的爭相採購的裝備。1981年6月7日,以色列空軍轟炸了伊拉克在奧西拉克的核子反應爐,以阻止伊拉克製造核武的企圖,這次任務代號是《巴比倫行動》,以色列為維護其在中東的安全,不願任何中東國家擁有核武,所以任何有意圖製造核武國家,以色列會不惜一切防阻。
在這裡附帶敘述一下,台灣在早期土地改革成功,『耕者有其田』『三七五減租』,農民開始擁有土地,可是因繼承與持分,土地越分越小,慢慢開始不適於大面積耕作,因此後來曾做過實驗,號稱『二次土改』就是仿以色列的『集體農場』,當時政府是租用農民土地使成大面積,租金政府負擔,然後雇請地主耕作,但是這個『二次土改』卻失敗了,主要原因是以色列曾有亡國之痛,集體農場中的人,都努力耕作,所以收成很好,可是我國雇用農民耕作,農民卻想耕作所得也不會為我所有,為何要努力耕作呢?所以收成反而降低,導致『二次土改』失敗收場。
其實仔細分析台灣土改初期的成功,是因為來台的政府要員,有權力卻沒有土地,台灣原本的地主,握有土地卻沒有政權,所以無「私心」改革易趨於成,之後「韓國」與「日本」都仿台灣的土改,都以失敗收場。至於『二次土改』也是因人民的私心,認為我已賺到土地租金及勞動薪資,至於收穫又不歸於農民,因此怠於耕作,也因「私心」歸於失敗,在東方文化下,如果無法做文化提升,要想成為強國是遙不可及的夢。
回到主題,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已看清情勢,如不要求以色列退回1967年界線中東和平無望,但是以色列悍拒,儘管以色列現在靠著川普美國強大的西方文明,想壓服回教先王,可是歷史殷鑑,以色列可能會再次像歷史一樣亡國,因回教人口數量大於以色列,經濟力也逐漸強大,阿拉伯與波斯人種的伊朗,終會合流,電影「王者天下」中的情景有可能會重現。(王實之)

歡迎您對本篇報導發表回應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