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研究~戰火洗禮下的以色列(上)

川普將美國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並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由於耶路撒冷是「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三大「天啟宗教的聖地」,一旦變成「以色列」首都時,無疑已經挑起漫天烽火,在這個國際形勢下,一提到中東就不能不能不討論以色列。
以色列位於西亞巴勒斯坦地區的國家,在地中海東南海岸,北邊與黎巴嫩交界,東邊與敘利亞與約旦交界,西南邊是埃及。
以色列與中東阿拉伯人是同一種屬,(中東除伊朗是波斯人種,黎巴嫩是腓尼基人種)都是「大衛」的後代,在1948年宣布獨立,目前人口約700萬,有76%為猶太人,猶太人中以德系回歸最多,其次是自蘇聯回歸的猶太人(在1989年-1999年間來自蘇聯的猶太人移民有750,000人,總計以色列全國來自蘇聯的移民高達一百萬人,相當於以色列總人口的六分之一。
初立國時,移入的人中有許多人都是受過高等教育、擁有科學和專業技能的人才,這對以色列經濟幫助極大。再加上在冷戰結束後的新市場的出現,使得以色列的經濟成長極大,可以由1990年代早期經濟得以快速的發展成長看出。不過,經濟的發展在1996年開始減緩,政府採行了緊縮金融政策,移民帶來的經濟成長開始趨緩。這些政策有效的壓制了以色列的通貨膨脹,導致在1999年通貨膨脹到達了新低的記錄。),設有6個行政區:耶路撒冷區、特拉維夫區、海法區、中央區、北部區、至於戈蘭高地被設為戈蘭高地分區隸屬於北部區,迦薩走廊則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原首都在《特拉維夫》,2018年後美國承認其首都為《耶路撒冷》。境內人口仍有少數阿拉伯人及其他人種,官方使用語言只有兩種《希伯來語》及《阿拉伯語》。
幾次以阿戰爭都是以色列獲勝,原因很多,在心理方面,以色列亡國近2000年,人民在心理上有求勝的決心,而阿拉伯人則無,在軍事方面必須要注意的是以色列的「情報」工作做的十分深入,尤其以色列人在二戰後在美國有計劃的辦「媒體」,對美國人民從小就灌輸,認為《德國》與《俄羅斯》及《阿拉伯》人就是壞人的想法,美國人民對《德國》與《俄羅斯》及《阿拉伯》的認知從小時就定位了,所以川普在歐盟中常常對德國領導人不友善,小布希在911事件後對伊拉克動武毫不猶豫,還認為自己是解救伊拉克,因為已被媒體教育認為《阿拉伯人》就是「不開化」、「落後」的國家,不僅如此當「阿拉伯世界」的《半島電視臺》開播時,美國猶太裔的媒體大亨「薩班」一直想透過各種關係企圖購買半島電視臺股份,以影響阿拉伯世界(這也屬以色列情報工作的一環)。
以色列軍人素質很好(可以從教育水準看出,以色列所有《勞動人口》中有24%的人口有大學學歷,在先進工業國家中學歷這一部份是第3高,僅次於《美國》與《荷蘭》,甚至連英、法兩國都趕不上,這個比例在《全國人口》上為12%,也就是全國700萬人中有12%有大學以上的學歷),在戰場上能使武器能發揮極大效能,由於以色列全國皆兵,男性是義務役3年,女性是2年,又由於有高學歷,服役期限長,因此在戰場上各階層皆能獨立判斷,其軍事指揮部更能運用各種狀況,以求擴張戰果。在阿拉伯方面則因官兵間素質差距極大,「戰術編制」採行俄式組織,軍事運用較僵化,以贖罪日戰爭言,初期阿拉伯國家計劃非常週密,獲勝,但是初期獲勝後的進一步行動,因敘利亞、俄國、埃及間對戰場武器運用及判斷發生歧見,然而以色列指揮官夏隆卻能迅速分清戰場須要,先消滅敘利亞的部隊,再回頭擊敗埃及部隊,兵力的集中原則〈不分割使用原則〉在此展現無遺。另一方面阿拉伯國家《武器系統》駁雜,亦是敗因。
以色列在中東的外交受到美國支助,以色列的情報單位,在美國及世界各國都運用金錢,形成壓力團體,在他們眼中,阿拉伯世界沒有一個可信賴的國家,以《埃及》言最初親西方,其後「沙達特」先親蘇聯,後親西方,至「穆巴拉克」又由親西方走向中立,會不會再親俄呢?不知道。不過因美國策動的《茉莉花運動》已使中東國家的領導階層警覺到「親西方」會導致的問題—就是『失去政權』,尤其《埃及》「穆巴拉克」的下場,將會使以後的領導階層,一旦掌權會緊抓軍隊,《茉莉花運動》對當地人民毫無助益,這與台灣一樣《太陽花學運》對台灣人民生活及經濟毫無助益。(王實之)

歡迎您對本篇報導發表回應

Google